华兴街的老记生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30日

  一边是热闹的贸易闹市,对面的春熙路,红星路步行街,成都最富贵的CBD,贸易大楼、百货商场、高级餐厅饭馆咖啡馆云集,一边则是严重的旧事传媒核心,几大支流媒体堆积了成百上千的老记,每天为这个城市以及城市外的城市传送并发布着最新资讯。华兴街就在这种商气与文气、富贵与平实、摩登与老旧中穿肠而过。

  华兴街是一条小小的背街,但它几乎从来就没有安恬静静地消停过。抗战迸发后,各色人等涌入成都,华兴街竟成了名妓与名媛堆积之地,放浪形骸、尽情声色,其香艳与风情将华兴街变成一条“艳粉之街”。至今,在华兴正街79号院,仍模糊可辨那时的旧痕。而今,华兴街虽洗尽铅华,已经的胭脂红粉雁过无痕,马蹄声远,但由于周边浓郁的商气以及成都几乎最次要的旧事媒体都在华兴街反面的红星路上呈三角之势,铺排开来。每天,在这条街上行走、打望、聚堆儿的“老记”到处可见,一不小心就会撞着一群有几分脸熟兜里揣着记者本本的人。

  华兴街的热闹是由吃喝玩乐趁热打铁的。吃是华兴街的主打,这里的饮食更趋布衣化,标记性的饮食跟大饭馆的奢华不沾边,恰好是些苍蝇馆子名声在外,但凡老成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时候上夜班,虽然辛苦,倒是我媒体生活生计最纯真欢愉的一个时段。每天晚上六七点,一拨旧事疯子常常吆三喝四,成群结队,出没于华兴街的大小“食”店。菜单是轮番点的,每人贡献一道,最初由总管分析均衡,合在一路,色香味俱全的一桌,就成全了一天中严重而又短暂的一份欢愉。有主题的时候天然有人买单,无主题的时候就打平伙。

  半夜光阴,华兴街除了是附近白领和老记们吃食的天堂,仍是消食散步的好去向。这里轮流更替的服装超市傍依着贸易街畴前的人气,老是有模有样。几年前,贸易街旁还有一个很大的泊车场,车子留宿很廉价,后来变成服装超市后,对面的悦来、王府井的地下泊车库就更加吃紧。身边的女友们天然更喜好泊车场变成一个个服装品牌,买不买是一回事,有事无事去看看,用手摸摸,欢快了试穿一下,淘上一串喜好的挂件,那份女人的满足就都在顾盼的眼神里了。这里的商家也是进进出出,去了旧的又来新的,一拨又一拨,那些个包呀、衣呀、裙的却是越来越个性。已经有几家品牌专卖,好比贸易街的“渔”、“蒲”、两头的邦德丽斯女装、泰国娜莱雅特色手袋等,几乎记住了好些身边女友的名字,来了新货会打德律风通知,时间长了混得跟姐妹一般。

  华兴街的物质糊口是不分白天与冬夏的。特别是夜色昏黄的午夜时分,路边的豁拳行令、后街滚烫的羊肉汤锅、霓虹闪灼的新视厅、忙忙碌碌的出租车、醉里不知身是客的耍哥子,将华兴街的夜糊口再次写进粉色世界。

  华兴街还有一家小小的剃头店,至今我不记得店名,也不晓得师傅的名字,但这位帅哥师傅却不克不及不值得一提。它也是报社同仁以及附近白领们常常帮衬的处所。小小剃头店逢周一歇息,其余时候,你总能看到这位来自外乡操着一口有点嗲的通俗话长得十分俊气的小伙子从容不迫的身影。他做头发的时候总能和顾客聊得像老伴侣一样,他的年轻女顾客特别多,长得都雅,必是更受女性喜好。小伙子是个好脾性的人,无论多忙,他老是那么慢条斯理、不愠不火,直到精美和满足为止。小伙子养了好几条狗,他的狗满是弃狗,都是拣来的,后来市当局命令,城里不准遛狗,为了带好这群“儿子”,他以至将蜗居搬到了城郊。

  作为红星路上旧事大厦里的一个影子,华兴街是我和我的老哥们十五年来的次要勾当区域之一。它几乎包涵了我这么多年来十之七八的时间、精神、寒暄、文娱和大部门物质糊口。在这条街上,我们逛遍每个角落,吃遍所有饮食,送别新老战友,辞别老屋老店,几多个头条题目在谈笑间降生,几多次熬更守夜在无眠中渡过。

  全国没有不散的筵席,全国却有不散的情结。华兴街,即便不克不及成为成都糊口的一个标记,也必然是老记们泛泛糊口的一个缩影,他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点点滴滴的变化和变化,特别是芳华岁月和一路的成长。

(编辑:admin)
http://narapat.com/hxcs/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