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日报数字报刊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7日

  戊戌阳历蒲月,应山西侯马市委、市人民当局的邀请,我第一次步入了山西,走进了中国手艺小镇侯马,无机会领略了春秋晋国深挚的文化底蕴,思惟魂灵与长远的古都汗青在时空的轨道中交叉碰撞,迸出了奇异的火花。

  我是5月26日晚点乘坐从南宁吴圩国际机场起飞的航班,在空中飞翔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于晚间抵达运城,然后乘专车赶往侯马,下榻华翔大酒店。次日,当晨曦方才铺洒在晋国古都大地的时候,我便早早地起来了。华翔大酒店正对面,是一个粉饰一新的大广场,名曰华翔广场。良多市民趁早过来晨练。有舞剑的,有扭秧歌的,还有跳健身操的,排场十分的热闹。酒店大门的左侧,即是侯马火车站。伟大的无产阶层革命家、政治家彭真题写的“侯马站”三个大字,在初升的太阳之光照射之下,熠熠生辉,极为炫目。

  早上九点钟,太阳曾经挂得老高,它把金色的光线倾泻在侯马大地上,好像慈母的纤指悄悄地抚摸着儿女的脸庞,温暖极了。初夏的风,亲吻着游者的脸庞,感受仍是有些凉意。合影事后,几辆大巴车载着来自卑江南北的一百多名文化使者,渐渐而有序地赶往侯马新田广场,去加入“全国艺术名家走进中国手艺小镇·侯马行暨诗书侯马、画说侯马、歌咏侯马”系列勾当启动典礼。

  浩繁名家中,我留意到了来自天津的蒋子龙先生,他是此次勾当的筹谋者之一,是我较为恭敬的作家,是分量级人物。蒋子龙于1979年创作的短篇小说《乔厂长上任记》,首开了“鼎新文学”的先河。他一直把创作的着眼点放在人们关怀的经济鼎新范畴,以雄放刚健的气概,把鼎新者的个性心理、精力风貌以及为现代化扶植进行可歌可泣的奋斗表示得极具传染力。启动典礼上,蒋子龙先生以作家的灵性和文学的视角,作了激情弥漫的讲话。他系统地总结了晋国古都的汗青人文,瞻望了侯马成长的前景,让前来加入勾当的带领嘉宾和泛博老苍生冲动不已。

  在为期三天的文化勾当中,我们先后走访了晋国古都博物馆、铸铜遗址公园、彭真故居等处所,旁观了侯马皮影,参观了年吞吐量为600万吨的陆港港口,对侯马的远前人文以及当今社会经济成长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站在侯马大地上,倾听从远古传来的马匹呼啸声,环顾晋都湛蓝的天宇,古国的汗青,跟着悠悠漂浮的白云,纷纷地映入了我的心房。

  山西简称为晋,与春秋期间的晋国汗青相关。公元前585年,晋景公以新田“土厚水深,居之不疾,有汾、浍以流其恶,且民从教,十世之利”,将晋都城城自今翼城县境迁至新田(今侯马市区),称为新绛。大公元前376年,韩、赵、魏三分其地,晋国绝祀,共立13公,朝历209年。秦同一全国后,置绛县,县治新田,属河东郡。东汉为绛邑县,属平阳郡。三国魏属平阳郡。北魏太和十一年(487年)改曲沃县,徙治今曲沃县境。此后历代俱为曲沃县辖地。唐贞观十年(636年)曾于侯马置新田府,后废。明洪武八年(1375年),绛州金台驿迁此,设侯马驿,北接平阳府,中转幽燕,南出铁岭关,通往秦、豫、蜀、楚,为北方最大的驿站之一。因配备马匹多,过往的朝政要员多在此食宿等待,换乘马匹,故称侯马。

  因而,侯马享有“华夏文明看山西、三晋文化源侯马”的佳誉。遗址文化、盟书文化、礼乐文化、铸铜文化、戏曲文化,在这里交映成辉,灿艳精明。明清期间,侯马是一座颇具盛名的手艺小镇,各类民间绝活积厚流光,各色能工巧匠家学传承。驿站文化、船埠文化、商贸文化,在侯马这里兼容互鉴,发财畅旺。侯马仍是一个根植红色基因的革命摇篮,彭真故居,雕刻了革命前辈献身革命、追求谬误的高尚风采。鼎新开放四十年来,作为一座极具立异活力的文旅新城,侯马着重制造中国手艺品牌,弘扬工匠精力,融合“一带一路”,把处所璀璨的保守手工艺术由深藏于民间走向公共,由散落走向聚合,由小的作坊走向大的财产,从国内走向了世界。

  说到晋国的汗青,不得不提及晋文公重耳,其乃铁骨铮铮的春秋五霸之一。传说晋国国君晋献公有五个儿子,他们是申生、重耳、夷吾、奚齐、卓子。申生是晋献公第一夫人生的,被立为太子。晋献公的后夫人骊姬为了让本人生的儿子奚齐当太子,设想阴暗害死了太子申生。为了避免后母骊姬的毒害,令郎重耳、夷吾别离逃往国外。这就是汗青上的“骊姬之乱”。

  晋国贤臣介子推等不畏艰难困苦,不断跟从重耳过着亡命糊口。有一年,重耳在断火绝粮的亡命糊口中生了大病,身体虚弱到晕倒的境界了。为了给沉痾体弱的重耳添加养分,介子推把本人腿上的肉割下来熬成肉汤给重耳喝,使他恢复了体力。晋献公病身后,他的几个儿子为抢夺王位,同室操戈。这时,重耳在狄国、齐国、秦国曾经亡命了十九年。在秦国国君穆公的协助下,他兴戎起衅,打败了已当上晋国国君的令郎围,立为晋国国君,史称晋文公。重耳当上了国君之后,对跟从他亡命过的人几乎都能按功封官行赏,唯独把介子推给忘了。介子推的手下人晓得了,为他打抱不服,有人在宫门上贴了一张无名帖,上面写着:“有一条龙,奔西逃东;好几条蛇,帮它成功。龙飞上天,蛇钻进洞;剩下一条,漂泊山中……”晋文公看了恍然大悟,于是回忆起亡命国外期间,介子推心怀叵测割肉救己的旧事,现在本人当了国君却健忘了对他奖赏,心里大为不安。于是,重耳赶紧派人找介子推。不久,差人前往禀报说介子推已背着老母进绵山隐居去了。深感惭愧的晋文公亲身带人去绵山寻找介子推,然而介子辞谢避而不见。晋文公晓得介子推是个大孝子,他听了侍从的建议,火烧绵山,留出一条小道。大师认为,林中起火后,孝子介子推会背着母亲沿着小道逃出。可是,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数十里丛林被火烧为焦土,仍未见介子推母子的人影。火熄灭之后,人们走上绵山搜刮,发觉介子推母子双双抱在一棵大柳树下,已无生命迹象。晋文公看着昔时割肉熬汤救了本人人命的恩公遗体,失声痛哭。差人发觉介子推脊梁堵着一个树洞,洞里好象有什么工具。掏出一看,本来是片衣襟,上面题了一首血诗:

  割肉奉君尽丹心,但愿主公常清明。

  柳下作鬼终不见,强似伴君作谏臣。

  倘若主公心有我,忆我之时常自省。

  臣在九泉心无愧,勤政清明复清明。

  晋文公含泪将血书藏入袖中,叮咛跟班的人把介子推和他的母亲埋葬在那棵烧焦的大柳树下,改绵山为介山,并在山上建筑了子推祠堂。介子推死的时候,正值清明节的前一天。由于他是被火烧死的,晋国报酬了留念他,就在他归天的那天,不举炊火,只进冷食。后来,人们又干脆把这一天定为“寒食节”,简称“寒食”。到了唐朝,寒食节与清明节归并,寒食禁火习俗也就逐步消逝。

  晋文公铭刻介子推的血书谏言,在位期间,任用狐偃、先轸、赵衰、贾佗、魏犨等贤人,对内实行互市宽农、明贤良、赏功绩等政策,作全军六卿,使晋国国力大增;对外结合秦国和齐国伐曹攻卫、救宋服郑,平定周室子带之乱,遭到周皇帝赏赐。公元前632年,晋文公于城濮大北楚军,并召集齐、宋等国于践土会盟,成为春秋五霸中第二位霸主,开创了晋国长达百年的霸业。

  一条旧道,引来了南来北往的驼铃马帮;一座驿站,印记了古今异义的晋国风情。2600多年后的今天,地处太原、西安、郑州“大三角”和临汾、运城、晋城“小三角”核心的侯马,仍然是毗连祖国东南西北的要地,设有海关、商检、港口、省级经济开辟区、方略保税物流核心和挪动呼叫核心,具有“旱船埠”和“内陆港”的叠加劣势。近年来,侯马市分析经济实力、小康扶植程度、城市文明程度和可持续成长能力,此中有些项目走在了临汾市、山西省甚至全国的前列。“十三五”期间,侯马确立了实施财产集聚、城乡共建、文化兴起、情况提拔、民生改善的“五大兴市”计谋,出力制造新型财产基地、现代物流高地和文化游购休闲目标地。一个绿色、宜居、开放、文明的区域性核心城市正在晋南大地敏捷兴起,彰显了交通枢纽城市之魅力。

  时代的车轮总会朝着黎明曙光的标的目的前行,前进的道路上凝结了劳动者的聪慧结晶。蒋子龙先生在侯马期间,题写了这么一段话:“雄姿英才,大浪淘沙,为什么今天的侯马仍生气勃发?这是先民以及今人的强韧生命力所致,即‘居之不疾’的文化生命力和汗青的影响力,也是一种精力。世事沧桑,人类最终能传播下去的,唯有精力!”我想,以晋文公和介子推的传说传播下来的寒食节,只是中汉文明史的一个小小缩影,却储藏着深远的人生哲理。两千多年之后的今天,晋文公所代表的封建君王霸主思惟曾经沉入了汗青长河,而介子推以及公共老苍生对王朝君臣廉政清明的希望,仍然是一种心灵的感化,是人类的神驰,亦是一种精力。

  当然,假使晋文公能以勤俭忆苦的理念来评脉寒食的主题,以警示国人勿忘耻辱安不忘危,那是再好不外的工作了。若是是那样,倡导清廉俭仆的寒食节也许就不会在后来被清明节所消融,那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寒食”了。

  一石击起千层浪,余波触动有心人。忍辱负重文韬武略的晋文公长于纳谏任人唯贤鞭策国度强盛的雄才创造,心怀叵测却不为势力所动的介子推传播千秋史册影响古今国人的警世谏言,以及晋国史上一则则传染感动人心激人奋进的典故,犹如一道道穿越汗青时空的精力之光,映照着苍生大地。我感觉,一处区域,一方疆土,甚至一个国家,只需能长于汲古,集思广益,克意朝上进步,不竭地推陈出新,这个处所必然能紧跟以至赶超时代的程序,必定能处于胜境之中而擎立群峰之巅……

(编辑:admin)
http://narapat.com/hxdjd/116/